怀旧星期四丨贝尔的新教练是“一生一队”传奇

今天,又到了“怀旧星期四”(#Throwback Thursday#),这是一档在海外社交媒体中很流行的话题,鼓励人们分享怀旧照片与故事。

足球生涯起步于美国波特兰大学飞行员队,在大学联赛发挥出色的他于1999年加盟汉诺威96,2002-03赛季开始随队征战德甲,效力球队的十五年间,共计出战德甲302场,是德甲联赛历史上出场次数最多的美国球员。2014年退役后曾任汉诺威96、斯图加特、美国国家队等队的助理教练,今年初开始执教美职联洛杉矶FC。

当地时间7月8日晚,一场美职联洛杉矶德比在加州银行体育场进行,坐镇主场的洛杉矶FC凭借何塞·西富恩特斯的梅开二度和克里斯蒂安·阿朗戈的进球,以3比2的比分击败同城对手,继续领跑大联盟积分榜。

不止是比赛本身,此役还有两名洛杉矶FC的新援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:当阿朗戈在下半场攻入本队第三球时,全场一片欢腾,转播镜头也立即给到了看台上的贝尔和替补席上的基耶利尼。赛后,威尔士球星进入场内,还与基耶利尼等新队友们一同带领球迷唱起歌来庆祝胜利。

与此同时,洛杉矶FC的主教练正在场边接受采访,他表示:“这场胜利对于球队来说意义非凡,对于支持我们的球迷而言更是如此,我们全队为他们而战!”这位难掩兴奋之情,本赛季带领洛杉矶FC强势出击的主帅就是史蒂文·切伦多洛。

虽然出生于美国中西部的伊利诺伊州,但切伦多洛自幼年时便开始在加州生活。或许是受到了15岁那年在美国举办的世界杯的影响,上中学的他就把绿茵场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,曾经六次夺得加州比赛冠军。

进入大学后,在已故美国知名足球教练克莱夫·查尔斯的指导下,切伦多洛的球技进步显著,在代表波特兰大学飞行员队出战的新秀赛季中,他就被评为了西海岸年度最佳新人。

出色的场上表现给切伦多洛带来了一个前往欧洲试训的机会——彼时在德乙征战的汉诺威96也看中了这名美国大学生。出于对自己足球生涯发展的考虑,切伦多洛毅然决定退学并与汉诺威96签约。在1999年,能够放弃大学学业和进入职业大联盟的机会,孤身一人去欧洲职业联赛打拼的美国球员实属罕见。不过,这份超出常人的勇气也给切伦多洛的足球生涯带来了成功的契机。

在经历了初期的适应阶段后,切伦多洛很快在球队右边后卫的位置上站稳了脚跟,汉诺威96也在2001-02赛季以德乙冠军的身份成功升级。而到了德甲赛场,切伦多洛的表现依旧稳健,博尔顿在2005年曾有意将其带至英超,但已经和球队产生深厚感情的切伦多洛拒绝了这一邀约。

伴随着在队时间的不断延长,他也成为了汉诺威96的场上领袖与更衣室支柱。从2010-11赛季开始,切伦多洛被任命为球队队长,也正是在这个赛季,汉诺威96表现强劲,一改此前赛季为保级而挣扎的窘境,最终排名德甲第四,进军欧战。

2013-14赛季结束后,受困于膝盖伤势,35岁的切伦多洛选择退役。他将自己的15年职业生涯全部奉献给了汉诺威96,留下了302场德甲的俱乐部纪录,球迷们亦尊称其为“汉诺威市长”。2017年,作为德甲历史上出场次数最多的美国球员,切伦多洛与马特乌斯、邵佳一、车范根等人一同入选了德甲名人堂。

切伦多洛的国脚生涯同样绵长且出色。自1999年在对阵牙买加的友谊赛中首次代表美国队出战,直至2012年的国家队最后一役,切伦多洛跟随美国队征战了2002(因伤未出场)、2006和2010三届世界杯,2021年他入选了美国足球名人堂。

2014年退役后,切伦多洛旋即在母队汉诺威96开始了教练生涯,担任过一线梯队。在今年初接过洛杉矶FC教鞭之前,他还在斯图加特、美国国家队、德国U15国家队和拉斯维加斯光能等队留下过足迹。

虽然十五年职业生涯都是在德国度过的,但是在南加州长大的切伦多洛对于洛杉矶足球文化非常熟悉,“这里拥有非常棒的球迷,周围的一切都让我感到宾至如归,与欧洲五大联赛的球场相比并无区别。”

如今,切伦多洛的麾下已经集结了贝尔、基耶利尼和卡洛斯·贝拉等一众球星,洛杉矶FC全队正向着队史的第二个常规赛冠军和首个总冠军全力出击。

中学时就喜欢上解剖课

虽然家族里并没有干医生这一行的,但切伦多洛却在孩童时代就确立了当外科医生的梦想。“如果不踢球的话,我希望能做一个外科医生。”汉诺威的队长现在是克林斯曼在美国国家队的爱将,他的这一梦想让克林斯曼也颇为诧异。

“外科医生一直以来都让我充满着浓厚的兴趣,我对外科医生的工作有着难以置信的尊重和崇拜,尤其是专门做外科手术的医生。”切伦多洛进一步阐述了梦想的核心:“一个普通的外科手术基本上都要耗时两三个小时以上。在此期间,外科医生承负了难以置信的压力和责任,因为被他决定命运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。”为了表达自己对外科医生的敬意,切伦多洛打了一个不恰当的比方:“如果我在足球场上踢进了一个乌龙球,那我最多说一句‘该死’就算了。可如果在手术台上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,那……”

在圣地亚哥读中学的时候,切伦多洛就已表现出对外科医生这一职业的浓厚兴趣。在解剖课上,在面对手术台上亟待被肢解的猪(标本)的时候,同学们要么害怕,要么生厌,甚至还有呕吐的,但切伦多洛却饶有兴趣,不厌其烦。“简直太有兴趣了。”在完成两年的基础医学课程之后,切伦多洛本打算在波特兰大学的医学院开始自己的外科医生梦想,但恰在此时一份职业球员合同摆在了他的面前,一年之后汉诺威又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梦想就这样破灭了:“以后也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去当医生了,真可惜。”

切伦多洛的口味有点重。虽然当不了外科医生了,但一有机会他还是想过过瘾的,哪怕是旁观者。《图片报》为他安排了一次机会,在汉诺威一家医院的一次手术过程中让他进去扮演主刀医生的助手,当时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一名等待腿部手术的女子,切伦多洛犹如中彩票一样兴奋:“我看一整天也没关系,实在太有意思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