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学时就喜欢上解剖课

虽然家族里并没有干医生这一行的,但切伦多洛却在孩童时代就确立了当外科医生的梦想。“如果不踢球的话,我希望能做一个外科医生。”汉诺威的队长现在是克林斯曼在美国国家队的爱将,他的这一梦想让克林斯曼也颇为诧异。

“外科医生一直以来都让我充满着浓厚的兴趣,我对外科医生的工作有着难以置信的尊重和崇拜,尤其是专门做外科手术的医生。”切伦多洛进一步阐述了梦想的核心:“一个普通的外科手术基本上都要耗时两三个小时以上。在此期间,外科医生承负了难以置信的压力和责任,因为被他决定命运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。”为了表达自己对外科医生的敬意,切伦多洛打了一个不恰当的比方:“如果我在足球场上踢进了一个乌龙球,那我最多说一句‘该死’就算了。可如果在手术台上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,那……”

在圣地亚哥读中学的时候,切伦多洛就已表现出对外科医生这一职业的浓厚兴趣。在解剖课上,在面对手术台上亟待被肢解的猪(标本)的时候,同学们要么害怕,要么生厌,甚至还有呕吐的,但切伦多洛却饶有兴趣,不厌其烦。“简直太有兴趣了。”在完成两年的基础医学课程之后,切伦多洛本打算在波特兰大学的医学院开始自己的外科医生梦想,但恰在此时一份职业球员合同摆在了他的面前,一年之后汉诺威又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梦想就这样破灭了:“以后也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去当医生了,真可惜。”

切伦多洛的口味有点重。虽然当不了外科医生了,但一有机会他还是想过过瘾的,哪怕是旁观者。《图片报》为他安排了一次机会,在汉诺威一家医院的一次手术过程中让他进去扮演主刀医生的助手,当时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一名等待腿部手术的女子,切伦多洛犹如中彩票一样兴奋:“我看一整天也没关系,实在太有意思了。”